【回忆杂记】学生时代,小学(其二)

vision ngxz 1个月前 (06-01) 41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

等到夜深人静,躺在床上的时候,才可解下内心的枷锁,露出的不仅是平日的伤口,还有那疗伤的记忆和未来的憧憬。温馨或平静的生活,总能让人心情舒畅,忘记那些不能称职为烦恼的烦恼。让人有足够的耐心去度过一天又一天忙碌但无聊而平淡的日子。人生有百分之九十是平淡,还有百分之五是烦恼,最后剩下的五是幸福。虽这个年纪,无从知道真假,但他的真假看来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的作用,能够增加san值就是了。

在小学时,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是,一年级的第一学期期末考试,我居然得了第一名。那时学校一个年级总共两个班,一个班似乎五六十人左右(具体不记得了)。这个第一也包括整个年级的。那时,期末考试完后,要等一两天才去拿放假通知书。老师会公布成绩,按成绩发放奖励,并且布置假期作业。我只记得班里每学期的前三名会有奖状,还有老师买的办公工具,作业本,铅笔之类的。我是得到了一大盒的彩色笔。就是那种水彩笔,像现在的旅行箱一样从中间打开扣子,里边有十几种颜色的水彩笔,越贵的颜色越多。让我影响深刻的是,我提着水彩笔甩着手,到家之后,笔盒子居然甩出去,摔得好几只都坏掉了。至于奖状,父亲便找来钉子,订在了客厅之中。母亲说你是瞎猫碰上死耗子。因此事,便在邻居中传开,给我定下了是一个爱学习,成绩好的孩子的印象,让我诚惶诚恐。至于这种说法,知道多年后才慢慢烟消雾散。而第二学期的考试成绩,滑落到了十几名,因此与奖状无缘,此后几年陆续得过一些,墙上稀稀拉拉的几张奖,状耷拉着一角。那时家里只有两间瓦房,一间是厨房兼客厅,有一个土灶台,一个水缸,一个木质晚窖,一张八仙桌,另一间是卧室,里边两张床,一个柜子,一个衣柜,一台黑白电视机。这就是全部家当。
至于小学时候的事,还有一件是关于交学费的。学费金额是多少我以不记得(视乎那时没有义务教育免费?),我记得的是,开学的时候学费不能马上交,需要我去告诉我们的语文老师,也就是班主任,要过几天才能交齐。而那时我是一个特别胆小,内向的孩子,平时路上见到老师不敢问好的那种。所以这就成了一件难事,直到后来,班主任在场上,见到了摆摊的母亲才有所改变。老师说,原来是你家的孩子。似乎她们以前认识,就算不认识,应该也见到多次(一直以来,带我去学校的是父亲)。
由于小学学校是在场边上,而我们乡下的集市只有半天时间,所以摆摊的母亲中午会收拾摊,回家。而我每逢赶场天,就能够到场上来找父母,他们就会在场上的馆子里给我煮一碗抄手,那滋味真是别提了。那时有很多同学的父母都是外出打工,由爷爷婆婆或者外公外婆带着,我算是幸运的。那时也没有做什么工作挣得多少的意识,只知道父母都没有出远门,这是很正常的事,而直到现在才明白,这是多么的奢侈。
未完待续……


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:【回忆杂记】学生时代,小学(其二) http://blog.yuanrb.com/essay/421/
喜欢 (1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